您好,歡迎來到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首頁>文章>鋼價上漲部分高爐復工 鋼企憂回暖小船說翻就翻

文章

鋼價上漲部分高爐復工 鋼企憂回暖小船說翻就翻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從今年2月底、3月初開始,伴隨著鋼材價格的回升,鐵礦石的價格也開始回升,且其漲幅超過鋼材價格,而鐵礦石價格快速上漲,勢必會吞噬鋼材價格上漲帶來的利潤空間。”4月14日,在2016中國冶金礦產品國際會議上,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王利群如此表示。

更值得關注的是,當前鋼鐵下游的用鋼需求并未明顯改善,整體經濟形勢的下行周期可能還會繼續,如今鋼價和礦價的齊漲局面是曇花一現,還是觸底回暖?而在鋼鐵行業去產能的大背景下,已經過半虧損的鋼企們命運如何?

部分高爐已復工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今年2月底3月初,鋼價開始回升。”王利群透露,其中,3月第二周平均每噸鋼材價格上漲將近四百塊錢,而此后的第三周、第四周雖有所調整,但是總體仍上漲。中國聯合鋼鐵網董事長、鞍鋼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徐世帥也補充,對比去年12月之前,國內鋼材價格已上漲超過3成。

在鋼企經歷了長達4年的業績下滑和虧損后,這種“遲到的”上漲對市場來說是興奮的。徐世帥提供的數據顯示,2011年10月份至今,中國鋼材價格從每噸122元左右下降到每噸54.48元的最低點,而2015年也成了中國鋼鐵行業效益最差的一年,中鋼協會全年累計虧損超過一千億元。

“這種價格背景下,鋼價價格已與價值背離,所以這種價格的回升是正常的。”王利群表示,當前低迷的鋼鐵行業需要鋼價上漲來支撐行業的繼續發展,但價格的回升可能導致鋼鐵產量的重新上漲,與去產能的政策背離。今年以來,其走訪全國200多家鋼廠時發現,已有60多家鋼企已停掉的高爐重新復工。

鐵礦價格回升超鋼材

鐵礦石的價格也緊隨鋼價回升,漲幅超過鋼材價格。徐世帥也表示,近些年來,進口鐵礦石價格雖逐年調整但除2015年有較大幅下跌以外,其他年份礦石價格降幅較小,礦價和鋼價嚴重失衡。且眾多投資機構都一致看好鐵礦石的保值能力,“在和鋼材的同步回升過程中,每次鐵礦石都比鋼材的幅度來得要大。”一位從事該行業的基金經理告訴記者。

“而鐵礦石價格快速上漲,勢必會吞噬鋼材價格上漲帶來的利潤空間。”王利群也表示,形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則是國際鐵礦石進口地來源的集中和對海外礦石依存度的提升。

從鐵礦石進口地來說,近幾年我國從澳大利亞和巴西的進口比重逐年增加,2015年以上兩個國家的進口比重達84.2%,從其他地區進口比重下降15.8%,我國鐵礦石進口來源地數量也日益下降,2013年,我國從68個國家進口鐵礦石,2016年前兩個月鐵礦石進口國已降至31個。國內市場則對海外礦石依存度還在提升,2015年我國鐵礦石對外的依存度達到84%,較2010年提高了64個百分點。今年1-2月份,我國鐵礦石對外依存度高達86.7%。

“且對于眾多鋼企來說,在鐵礦石上的議價能力顯得十分薄弱。”津西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龐大航告訴記者,因為我國鋼鐵行業的集中度十分低,導致了我們在鐵礦石的價格上沒有發言權。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不過,這種價格回調的持續性也很難說。王利群表示,從鋼鐵的需求端來看,全國經濟增長仍然處在溫和狀態,也仍然存在下行的風險,全球經濟增速放緩,需求減弱,產能過剩的矛盾突出,所以全球的鋼鐵行業進入了深度調整發展階段,這個階段的特征就是出現產量下降,價格低迷,企業實際產業面臨著很多很大的困難。

對于大多數鋼企來說,此輪鋼價的回暖似乎有些脫離市場規律。龐大航說,從中長期來看,鋼材的下游市場集中在基礎建設和房地產開發上,在過去的黃金十年中,伴隨著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基礎建設和房地產開發已經幾乎接近峰值。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未來鋼材的需求并不會像過去十年這般大。由于對市場需求缺乏信心,更多的鋼廠則選擇了保持觀望的態度。“民營企業仍舊沒錢開工,在資金方面我們不能和國企比。不過如果有資金,且回暖勢頭持續時間長我們也會開工。”

鋼企面對諸多困難

“鋼企面臨的問題首先是產能利用率持續下降的問題。”王利群說,2015年,我國粗鋼產能利用率71.2%,同期全球產能利用率為69.7%,產能過剩矛盾進一步凸顯。而利用率下降后帶來的則是鋼價的持續下降,同時企業的效益就很差,去年中國大型鋼企的盈利狀況是最差的。

當前,國際貿易對國內鋼鐵行業的壓力也很大。去年,中國鋼鐵產品出口達到1.12億噸,量有一定的增幅,“但由此給國際市場帶來了很多的壓力,去年,針對中國鋼企的反傾銷案例發生了37起,已是2013和2014年的數量總和,而今年到現在為止也已發生14起,”王利群表示,如果中國鋼企出口量繼續增加,反傾銷案例會影響我們出口,涉及到的數量會越來越大。而國內市場上,2011年以來鋼鐵行業中集中度進一步下滑,加劇了行業惡性競爭,降低了企業的銷售利潤率。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國務院下發的6號文件,說明政府對化解產能這件事重視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它肯定會有效果。此外,市場確實走到今天這樣的程度,會支撐化解產能的效果。”王利群表示,企業都希望其他同行去產能,地方政府也會偏愛區域內鋼企,但產能過剩了,你要想走得好,就肯定得關閉,就有企業需要停產,如果大家不能這么想,去產能政策的效果就會打折扣,不過,隨著市場走勢和國家的推動,這些觀念預計會有很大的變化。

評價鋼鐵行業就是采購經營指數,鞍鋼股份原采購中心總經理劉華濤則表示,今年3月,我國鋼鐵行業PMI指數49.7%,盡管環比升高0.7%,但連續23個月處于榮枯線下。新訂單指數明顯回升,但受出口倒掛影響,3月新出口訂單指數36.9%,急降9.3%。

在這種情況下,鋼企面臨的現狀則是,上下游市場價格變化不同步。“鐵礦石價格在每個反彈的波動中,都緊隨著鋼材價格啟動,而且漲幅和周期都超過了鋼材的幅度。”劉華濤說,這就是因為國內鋼材的產業集中度下降,企業間無序競爭,再加上四大礦山企業的低位價格提高導致的,這也是說明我國產業鏈不穩定運行。

此外,對以長協礦為主、裝船月定價的大型鋼廠來說,由于存在1-3個月的采購、運輸、商檢、回運、使用周期,這種價格背離情況更為嚴重,劉華濤說,行業內存在經常性的原料與鋼材市場走勢不同步,對成本控制及生產安排帶來極大的困難。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而對鋼鐵實業來說,鐵礦石期貨參與者與成交量持續快速加大,期貨市場參與者中短期的熱錢快錢的巨量流動,使期貨市場與實體經濟發生了背離,甚至達到了期貨左右現貨市場的程度,實體產業客戶長期穩定機構投資者的份額在下降,造成了市場的暴漲暴跌,讓鋼廠無所適從。

為彌補損失,還有鋼廠參與期貨套保,鎖定當期利潤水平,規避風險,劉華濤說,“但最終套保在虧損線下。”因此,黑色產業鏈目前仍處于寒冬期,鋼鐵行業已處于冰凍期,去產能、調結構、優化重組,綠色鋼鐵產業仍有較長的路要走。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武鋼集團副總經理、武鋼股份總經理鄒繼新也表示,武鋼目前還面臨兩個方面突出的問題,即人多和債多。目前,武鋼本部職工還有5萬多人,2015年本部人均產鋼量在3萬左右,人工成本高。此外,武鋼集團資產負債達70%左右,財務費用非常高,旗下的經濟實體普遍效益也不是很好,償債的壓力很大,武鋼要解決困境必須要減人減債。 


上一篇     下一篇